• 闸口村东滩村铺上村村民私自加盖房屋 请治理! 2019-04-22
  • 三星欲重振中国市场 推出中国特供版S8 2019-04-16
  • 北京发展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 人均使用面积不得低于4平方米 2019-04-16
  • 最新最全!2017航空资讯大汇总 2019-04-15
  • 面对美方重新发动贸易战挑衅 北京应坚决反击! 2019-04-15
  • 2018首届“中新广州知识城杯”绘画摄影作文大賽·奥一网 2019-04-14
  • 【我奋斗 我幸福】王静:努力寻找光明 2019-04-09
  • 尧都区车站街建设社区老党员高德宏同志手抄“党章”庆党生 2019-03-24
  • 搞市场经济,也不意味这政府就能偷懒,不是什么都甩给市场,美其名曰"市场会自我调节" 2019-03-24
  • 致父亲——习近平与父亲的家国情 2019-03-16
  • 日本想拥有核弹的愿望是真。一星期之内拥有核弹是超级夸张。 2019-03-16
  • 张瑜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22
  • 为藏药材可持续发展垦出“良田沃土” 2019-02-22
  • 南昌市生殖医院心理门诊正式开诊 2018-11-22
  • 国际责任不是“负担” 一些西方国家为何理解不了? 2018-11-22
  • 当前位置:贵州体彩11选5开奖现场 > 武侠直播 > 第233章 离开

    贵州11选5开奖公告:第233章 离开

        京城,很平静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虽然也有恐慌,也有革命党、袁项城的北洋军各路人马,甚至是地痞无赖趁机鼠摸狗盗,但在王朝更迭的大背景下,却显得分外安宁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北洋军、革命党、白莲教,三方人马,反倒形成一个诡异的平衡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前两方人马也就罢了,但白莲教,却是让许多人看不明白了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辛辛苦苦打下京城,杀了满清皇帝,却不趁机扩散地盘,招揽人马势力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一页书反倒自毁长城,眼瞧着地盘被人抢去,手下红莲、白莲两教弟子,也星流云散,大部分弟子都跑了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毕竟,他们多数都是想找个靠山,眼瞧着叶书这种“坑货教主”,谁还愿意跟叶书混?
      
          反正革命党、北洋军都在大肆招揽人马,这时候投靠他们,说不定还能混个“从龙之功”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最后,京城白莲教留下来七八个人,几乎全部离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红莲教女子众多,红莲圣母素有野心,犹豫许久,终还是选择了离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不过她还算有些善意,手下许多年青女弟子,愿意追随叶书的,俱都没有阻拦,看样子也是觉得这些弟子,跟着叶书能有个安稳前途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对此,甚至都没在意,反而暗中支持,任由这些人离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纳兰元述,留下的五百亲兵,死了一百多,如今也跑了一百多,还剩下两百多人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倒是广州白莲那边带来的百余号人,个个对叶书敬若神明,没一个离开的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最后留在叶书身边的,堪堪达到四百,包括二十多个年青女弟子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嗯,长得倒还都挺不错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一群小娘皮,水灵灵的,都够给自己开个后宫了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不过叶书是个正派人,见众人心意已定,走的走,留的留,也就大张旗鼓,往广州城赶去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得到消息,京城中的两位,俱都迟疑不定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孙文犹豫了许久,终还是追了上来,神色复杂,拱手道:“叶先生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倒是看得开:“绿水长流,孙先生,你前途保重,早日功成!传学堂只为保留民族元气,望你以后多多照拂了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也不担心孙文会对传学堂不利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一碗白粥,能让濒死的人恢复元气,但却也止步于此了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未来几十年前,军阀混战,只要传学堂立足广州,又有自保力量,无论是民国政府,还是地方军阀,又能有什么作为?
      
          但听到这话,孙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:“叶先生高义!那宣统小皇帝,确实是我放走的,他还是个小孩子,杀了未免太过酷毒,但留他一个位子,便能少流许多鲜血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我懂,我懂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笑道:“那便容他多活几年,过几年,我再取他项上人头罢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孙文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众白莲弟子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革命党:“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合着你一页书连这小娃娃的脑袋,都盯着呢?
      
          孙文不确定叶书是不是开玩笑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毕竟,先是慈禧,再是光绪,爱新觉罗两任“皇帝”都被你宰了,剩下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,你一页书还盯上人家了?
      
          咋的,想把爱新觉罗杀绝种???
      
          孙文犹豫了下,想着叶书可能是在说笑,毕竟叶书收拢手下,没有在京城里大肆屠戮,这让许多人,对叶书的“暴虐好杀”,都有了改观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先前,孙文对叶书多是提防,这时叶书主动退出,他倒反而对叶书产生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叶先生一身本领,传学堂更是国之柱石,如今国家正是外患频频、用人之际,叶先生既无意于天下,何不带着传学堂,进入政府,为国家,为民族效力呢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传学堂虽然有不少人,入了革命党,但只是少数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办学之初,就有“只为保存民族元气,数十年后见真功”的思想留下,这思想影响了太多人,那些有成的学子,学业有成后,大多数选择回传学堂任教,根本不管外界风云变幻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中原代有英雄出,各苦生民数十年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用一身性命,选一个人,追求一个从龙之功,或许功成,或许身死族灭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用一生时间,在广州城里衣食无忧地教书育人,在这乱世之中,保全自己一家的同时,也不负志向,不负一身所学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乱世之中,要做何种选择,自然不须多言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因此,各方势力,早就对传学堂垂涎三尺,但苦于不好用强,传学堂又不是软柿子,都不好动手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笑了:“一页书只有这最后一份基业了,孙先生还不放过吗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不等孙文解释,叶书又是哈哈大笑,勒马就走,只有一道桀骜声音,远远传来: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你便是不愿意放过,那你……
      
          又能如何呢?!
      
         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白首相知犹按剑,纵使负心敌难为!
      
          狂笑声中,数百骑似乎都多了一层豪迈气势,奔腾的四蹄恍如战鼓,在这京城之外的荒野平原上,擂出震动人心的豪迈之曲来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孙文脸上青了又红,随即却是一声苦笑,振声送别: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一页书的豪气,果然是天下无双!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先生放心,孙文不是小人,但有民国一日,传学堂便能安心传学一日!
      
          只望日后相见,再与先生把酒言欢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回答他的,是叶书更畅意的笑声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……
      
          月余之后,一处荒山野林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不好!皇上的尸身,还是继续尸变!昨晚我都听到铜棺被抓挠的声音了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没关系!附近便是一位皇家供俸的茅山道士,咱们这便去寻他!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几个太监、侍卫统领,定下了前途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年幼的宣统皇帝,也就是傅遗,面色平静地看着众人,只是在被众人抬在软轿上时,脸上才现一丝欢悦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……
      
          同一时间,广州城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小白,我留下来的这些书,你好好看着,平日里传学堂的功课,也不许丢下,知道吗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对于这个小姑娘,叶书颇有种邻家萝莉的感觉,颇为关心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素小白抿着嘴,低着头,强忍着眼泪低声应是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叶书见状好笑,但也见惯了离别生死,又道:
      
          “小熊猫不想离开我的身边,我便不把它留下陪你了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你好好进学,待我下次回来,你学业有成,我便带你去‘我所在的神国’一趟,怎么样?”
      
          素小白再也忍受不住,上前抱着叶书的腰,“哇哇”大哭了起来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毕竟只是只小萝莉??!
      
          Ps:感谢刑天舞干戚威猛故长在的打赏,嘤嘤嘤嘤嘤嘤。
      
          感谢香馥如一的1600打赏,咳咳,这个名字,你是女♀书友吗?
      
          另外,就要进《咒怨》了,你们对“生死之交”怎么看?
  • 闸口村东滩村铺上村村民私自加盖房屋 请治理! 2019-04-22
  • 三星欲重振中国市场 推出中国特供版S8 2019-04-16
  • 北京发展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 人均使用面积不得低于4平方米 2019-04-16
  • 最新最全!2017航空资讯大汇总 2019-04-15
  • 面对美方重新发动贸易战挑衅 北京应坚决反击! 2019-04-15
  • 2018首届“中新广州知识城杯”绘画摄影作文大賽·奥一网 2019-04-14
  • 【我奋斗 我幸福】王静:努力寻找光明 2019-04-09
  • 尧都区车站街建设社区老党员高德宏同志手抄“党章”庆党生 2019-03-24
  • 搞市场经济,也不意味这政府就能偷懒,不是什么都甩给市场,美其名曰"市场会自我调节" 2019-03-24
  • 致父亲——习近平与父亲的家国情 2019-03-16
  • 日本想拥有核弹的愿望是真。一星期之内拥有核弹是超级夸张。 2019-03-16
  • 张瑜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2-22
  • 为藏药材可持续发展垦出“良田沃土” 2019-02-22
  • 南昌市生殖医院心理门诊正式开诊 2018-11-22
  • 国际责任不是“负担” 一些西方国家为何理解不了? 2018-11-22
  • 北单竞彩 山西11选5 买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官网 天津时时彩app 竞彩篮球大小分是什么 pk10大小单双在线计划 福利彩票刮刮乐骗局 五百万彩票网 排列3试机号 香港六合彩报码室 北京赛车计划交流群哪个好 上海福彩开奖结果 浙江舟山飞鱼彩票 p3试机号p3试机号查询 极速飞艇计划破解版